黃磊
  當你的手機、你的電腦被劫持成告密工具,於是你的通話、短信、電子郵件記錄,你的網購習慣、瀏覽記錄直至你正輸入字符的屏幕,還有通過GPS所暴露的行蹤甚至手機變竊聽器記錄下你所有言行,一切都暴露無遺……日新月異的科技,在山姆大叔權力泛濫下異化成為全球監聽的工具。換而言之,山姆大叔的耳朵已經延伸到你的床底。這種狀況,正如書名,我們已無處可藏!
  格倫·格林沃爾德在這本《無處可藏》(中信出版社2014年6月)中記錄下了自己所親歷的一切,有如電影般波瀾起伏,然而卻又著實發生在現實生活中,讓人仿佛置身事中,不免不寒而慄。不僅如此,書中還通過海量數據的解讀、絕密原始文件的披露,將無須通過網絡竊聽的“無界線人”、光纖電纜數據竊取的“上游計劃”,以及通過與各大互聯網公司的勾結、直接從其服務器讀取數據的“棱鏡計劃”等等展露無遺,一切正如書中披露的美國國家安全局終極目標和口號“收集一切”。
  難能可貴的是,該書並未停留在就事論事、平鋪直敘的記錄層面,更多的是作為一個憲法律師對於互聯網數字時代個人隱私價值觀的思考。從時代背景和源頭而言,“9·11”事件後,美國在安全方面存在的脆弱性極大地促進了一種有利於權力濫用的政治氣候形成,恐怖主義威脅的概念賦予了美國總統幾乎無盡的權限,甚至包括違反法律的權限。無孔不入的竊聽方式顯然已經逾越了邊界,甚至可以說山姆大叔在互聯網面前已經患上了“被迫害幻想症”,這種病情進而發展到構建假想敵的“臆想症”,但這對於渴求巨額財政經費的美國國家安全局來說,卻是求之不得的好事。
  然而他們卻忘記了以史為鑒。反對政府對隱私權的侵犯是美國建國的主要原因之一,極具諷刺意味的是,數百年後,美國政府將侵犯隱私權變成一種屢試不爽的獨門暗器。正如書中所言:“基於數字化、互聯網時代,它帶來無所不在的監視和控制,其力度和範圍遠超過以往最殘暴的暴君夢想中的尺度。”
  格倫·格林沃爾德所追求的目的已然達到———它引發了一場全球範圍內的實施監控與保衛隱私權之間的大討論,對互聯網上的霸權統治提出了前所未有的挑戰。  (原標題:全球監聽,我們何去何從)
創作者介紹

交響情人夢

id31idtcv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