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全發向記者演示救人場景

  製圖扈森
  閱讀提示:8月23日,正在新疆一家工地做外牆保溫的甘肅籍男子陳林旺,不慎從5樓墜落。緊急時刻,河南省扶溝籍農民工王全發伸出雙手接住了他。儘管陳林旺還是滑掉在了地上,但正是這一關鍵的“緩衝”,輓救了他的生命。
  天山網訊 (大河報記者於揚報道)8月31日獲悉,目前陳林旺已經順利出院,身體並無大礙。救人的王全發在“胳膊疼了兩天后”,也已開工幹活了。
  陳林旺體重55公斤;墜落時與王全發有15米的高度差;相當於王全發的雙臂當時接到一個200公斤重、時速60公里的物體。
  意外:正在幹活,工友突然從5樓墜落
  8月23日下午,王全發正在新疆維吾爾自治區烏魯木齊市西山馬料地街一個工地做外牆保溫。
  下午3時40分左右,上方突然傳來的一聲喊叫,讓正在專心幹活的王全發心頭一驚。他連忙抬頭望去,發現工友陳林旺已經落到了3樓,且正在繼續下墜。
  來不及多想,王全發伸出了兩隻粗壯的胳膊,一雙眼睛緊盯著墜落的陳林旺,以便隨時調整位置。僅僅幾秒鐘時間,隨著重重的一個衝擊,陳林旺“砸”在他的胳膊上後,“滑”落在地上。
  “那是一根鋼絲繩,一些散開的鋼絲刺痛了陳林旺的雙手,他一緊張整個人脫離了繩索向下落。”8月31日,王全發向記者回憶說,他倆雖然一上一下,但是水平距離也就不到50釐米,所以他才能有足夠的時間和空間接住陳林旺。
  “他從我右邊掉下來,當時我面朝牆,一轉身就接住了他。他落到我的手上,然後我的胳膊受到衝擊後也向下一墜,陳林旺順勢滑掉在了地上。”王全發說,他所在的施工架護欄有1米高,到他大腿處的位置,“一方面我本身已經受到了保護,另一方面我的胳膊向下墜的瞬間也減輕了衝擊力,所以我自己並沒有倒下,只是胳膊有些衝撞外傷。”
  陳林旺說,他當時正從6樓順著保險繩往下滑,準備滑到4樓和5樓之間的保險架上幹活,可是剛滑到5樓時,手上就沒勁了。“我當時嚇蒙了,就開始喊救命,然後就啥都不知道了,等我醒來時已經躺在醫院了。”陳林旺說。
  講述:本能的反應促使他伸出援手
  “那是一條命,要是見死不救,我心裡會愧疚一輩子。”王全發告訴記者,雖然自己與被救工友並不熟識,但本能反應促使他伸出援手,“反正不能讓他掉在地上,那麼高掉下來肯定沒命了。”
  被送到醫院的陳林旺,經醫院檢查後並無大礙,只是肋骨有些挫傷。而王全發也沒有受到太大衝擊傷,胳膊有些疼痛而已。
  救人事件後,工地的一名項目經理獎勵給王全發200塊錢,被他拿去請工友一起吃飯了。
  “他接住我的時候,我什麼都不知道,醒來後,工頭跟我說是王大哥接住了我,現在除了謝謝,我也不知道要說什麼了。”事後,躺在病床上的陳林旺抓著王全發的手遲遲不肯鬆開。
  “本來我們只是工友,這次過後,我們的關係更好了。”前去醫院探望的王全發說,在他們那個工地上,甘肅籍的農民工相對較多,來自河南的只有他和另外一個同村村民。這件事後,大家都成了好朋友。
  分析:如果不是“緩衝”,陳林旺可能癱瘓
  新疆醫科大學第五附屬醫院骨科醫師王武表示,如果沒有王全發雙臂的緩衝,陳林旺的傷勢不可能這麼輕。“這樣的高度掉下來,最常見的就是腰椎骨折和頸椎骨折,這兩種骨折往往會造成人癱瘓。”王武說。
  8月31日上午,已經奔赴新疆哈密地區另一個工地的王全發說,他經過4天休息後,目前已投入新的工作中。獲救的陳林旺也已經康復出院了。
  記者在採訪中瞭解到,35歲的陳林旺體重只有55公斤,墜樓時,他距離王全發有大約15米的高度差。新疆一所中學的物理教師根據這組數據,粗略推算出了王全發接住陳林旺時,雙手所承受的作用力。“接他的人當時相當於接到一個200公斤重、時速60公里的物體。”這位老師說。
  自豪:在老家的妻子支持他多做好事
  2014年45歲的王全發,老家在周口市扶溝縣白潭鎮籬笆張村。在他的親戚郝先生記憶里,老王的形象“有點胖,看著憨憨的”。
  王全發說,他近幾年一直在外地打工。2013年在鄭州為別人搬家維持生計。也正因為此,王全發的體力一直很棒。今年春節後,王全發和一位同村村民遠赴新疆,找到一份做外牆保溫的工作。“一天260塊錢,我8月份總共幹了21天,光救人後就歇4天哩。”記者採訪時,王全發一口地道的扶溝話。
  王全發在老家的妻子任雪花說,當初他們處對象時,就是看中了王全發老實、心地善良的優點。婚後,王全發的大兒子已經結婚成家且有了孩子。儘管年齡不算大,但王全發已是“爺爺級”的人了。
  “我為全發感到驕傲,我支持他多做行善積德的好事。”對於丈夫的表現,任雪花感到既滿意又自豪。  (原標題:新疆一工地男子從5樓墜下 河南籍民工伸雙手接住)
創作者介紹

交響情人夢

id31idtcv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